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名镇名村>详细内容

火塘夜话 一座400年古村寨与时代的对话

来源: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谭江琦 胡敏 唐泽文 王云 侯冲 发布时间:2020-12-21 18:43:13 浏览次数: 【字体:

俄亚大村全景。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云摄

12月9日,从木里县城出发,一路颠簸十个多小时,记者终于抵达木里县俄亚乡俄亚大村,这里是云南省宁蒗县、玉龙县、香格里拉市和四川省稻城县、木里县5地交界处。

远远望去,鹅卵石“堆砌”的村庄犹如一座巨大的蜂窝,隐伏于龙达河畔。带路的同志告诉我们,这座村子已经有400多年历史。

入夜,村野寂静,循着村里那处最亮的灯光,我们拐进一座名为“东巴客栈”的院落。客栈主人东巴本地和妻子东巴基玛热情接待了我们。

一线故事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谭江琦 胡敏 唐泽文 王云 侯冲

讨论

一座客栈起起落落的生意经

●对于现状,妻子显然还不算满意,她随手扔下手上两只正在拔毛的鸡,嘟囔了一句

客栈门口,挂着东巴文字雕刻的木质门牌——这是在随后一天的采访中,我们在村里唯一能够寻到的关于东巴文化的文字符号。

更多纳西族人的印记,则渗透在俄亚大村人的衣食住行里,比如火塘。

男主人东巴本地端着一盘当地盛产的“丑橘子”,把我们迎到火塘边坐下。村支书呷若、第一书记丰子虎已经等候在这里——他们当天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和东巴一家商量客栈后续经营的事。

俄亚大村位于香格里拉环线,与闻名于世的稻城亚丁、泸沽湖、丽江古城的距离皆不足200公里,自古以来便是行旅、商人、马帮歇脚的驿站。东巴本地说,已经记不清自家从哪一代开始接待过往客人,但真正开客栈还是20多年前的事。

从一两间客房到现在两楼一底的院落,“东巴客栈”越做越大。“我们是第一家开的,也是现在客房数量最多的。”东巴本地用有些拗口的普通话自豪地说,这几年扶贫政策好,自己修房子改造房子都没有给太多钱。但对于现状,妻子显然还不算满意,她随手扔下手上两只正在拔毛的鸡,嘟囔了一句,“房子倒是好,但最近连个客人都没有。”

一年中有大半年都没什么客人,这也是最近几年让呷若、丰子虎有些头疼的事。几百年来,尽管地处大香格里拉交通要道,但眼瞅着稻城亚丁、丽江古城名气越来越大,俄亚大村却始终没能吃上旅游这碗“饭”:去年,全村人均纯收入6000元,主要还是依靠种植、养殖和外出务工,旅游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回忆

一场持续一个月的艰难拉锯

●“每天开一次会,开了整整一个月,最后不了了之。”忆及此,呷若无奈地拨了拨火塘里的木柴

俄亚大村不是没有资源:除了地理位置,这里还被认为是东巴文化保留最完整的地域之一,有“丽江看古城、俄亚看古寨”之说,全村200多户房屋依山而建,连为一体、自成蜂窝状的奇特构造,被列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俄亚大村也不是不想发展旅游:脱贫攻坚以来,当地陆续投入1500多万元,完成村内步行道及排污设施改造,大街小巷全部铺设石板,老旧实木结构房屋全部进行抛光,并涂上清光漆进行保护。“就是为了哪一天也能发展旅游。”然而,让村支书呷若没有想到的是,旅游的想法还没开始,就被“扼杀”在摇篮里。

那是持续一个月的艰难拉锯。村里的最初想法,是把大村居民全部易地搬迁到附近区域,整个大村腾出来交由外来投资者进行整体开发。“每天开一次会,开了整整一个月,最后不了了之。”忆及此,呷若无奈地拨了拨火塘里的木柴。

“搬出去,我们的文化就没了。”东巴本地承认,自己也是持反对意见的人之一。

东巴基玛记得,丽江刚发展旅游那会儿,很多外地人跑到村里收购老物件,“有点年代的窗户板都被买走了。”她有些懊恼,自家门口的那块木招牌还是去年客栈改造时才新挂上去的。

期待

一个追逐“见世面”的计划

●对于提升服务品相,东巴基玛对客栈进行了第一步“数字化”打造——在各个消费场景都放上“支付二维码”;所有客房WiFi全覆盖

一方面怕外来人打扰村里的安宁,另一方面却又期待更多外地人到来。

在东巴本地的记忆里,有两件事特别值得一说。一是环香格里拉公路修通,两车道的柏油路让村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以前松茸二三十块钱一公斤都没人买,现在都卖两三百了,自己想吃都吃不到。”另一件事是去年县里组织的一次考察,他作为考察团成员去了上海、杭州学习开办民宿,“别的不说,人家房间干净得很咧!”东巴本地瞥了一眼正在一旁打理鸡内脏的妻子,提醒她睡觉前把垃圾提到房间外面去。

东巴本地的计划是在下一步客栈改造时,把所有房间都贴上木条,“我看外面民宿都这么干,看起来干净,原生态。最好咱们附近几个村还能连起来,大家一起搞旅游,不然客人来坐一会儿就走了。”

呷若和丰子虎遗憾的是,没有像东巴本地一样去过外面“见世面”,就连最近的丽江也没有去过。但是对于如何发展村里的旅游,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一是保护好当地传统,二是提升服务品相。

保护传统从保护全村14户东巴开始,每位东巴都是当地歌、经、书、画、占卜、祭祀文化的传承者。作为其中一员,瓦古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婚嫁祈福的“经诵”。

对于提升服务品相,东巴基玛对客栈进行了第一步“数字化”打造——在各个消费场景都放上“支付二维码”;所有客房WiFi全覆盖。“我还打算拍一些照片传到网上。”她说。

“外面都在说‘体验式’消费,我们的特色农产品、纳西文化,也可以体验……”聊到兴奋时,几位主人似乎已经忘记客人存在,用纳西语交流起来。

记者手记

说普通话的孩子们

12月10日一大早,我们在村里遇到的第一位小村民,是5岁的扎西卓玛。

沿着石板台阶,小姑娘一路蹦蹦跳跳跑到我们跟前,“我家在杀猪,去吃猪肉好吗?”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小姑娘急切地问,“去吗?现在就去好吗?”

再过两天就是当地的新年。俄亚大村的这一天,是在家家户户杀年猪的热闹中开始的。大人们忙着做猪膘肉,放假在家的小朋友则忙着打下手。10岁的生根杜基和9岁的甲吉的主要任务,是打扫村头拱桥边的石梯——村里的扶贫公益工作,他们家也承担了一些。

十几级台阶打扫下来,生根杜基脸颊已经微微泛红,“20多分钟就能扫完,这样你们就不用踩到脏东西了!”会说普通话的孩子有时候也充当父母的小翻译,遇到外来客人,他们比父母少了一丝羞涩,落落大方,侃侃而谈。

孩子们说,普通话是在河对岸的俄亚中心校和幼儿园学的。那是全村最漂亮显眼的建筑,几栋几层的白色楼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当年我上学,需要骑马一个星期去学校。”呷若说,现在村里的孩子上学很近。

很近,也是俄亚大村的孩子与未来世界的距离。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