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以我的名义呼唤

作者:李雪莉 来源:西华大学 发布时间:2019-10-16 11:39:01 浏览次数: 【字体:

9ca93a12c02b402a9893b32790313521.jpg

以我的名义呼唤

李雪莉

摧不垮是起伏的山峦,烧不尽是苍翠的密林,流不竭是汩汩的溪泉……纷飞战火与肆虐狂风纠缠,洒下的是鲜血,毁不灭的,是孩子们对母亲无尽的展望。

母亲啊,你可曾听到孩子们对您的呼唤?

狼烟四起,但凯旋之歌已经奏响。鲜血淋漓,遍体鳞伤,您承受的已经够多。但您颤颤巍巍,亦步亦趋,以无比坚定的脚步,站了起来,跨步向前。

犹记当年十里长安,飘荡在空中的,到处是欢歌,是笑语,是看不见的无数人的血汗泪,是一代又一代人痛苦的希望。

痛苦熬成绝望,在苦难的土壤上绽开花朵。

田垄上一锄一锄挥舞,你有没有看见他们被阳光晒成黧黑的面庞,脸上晶莹的汗水被阳光照得金黄,却折射出七彩的光。荒无人烟的沙漠上,你有没有看见漫天黄沙狞笑,又伸手触碰到火热又冰冷的狂风在脸上割裂的伤痕?站在寥远的荒原,你有没有看见工人们奋不顾身钻进地底的模样,他们脸上带着油污,嘴角却荡出了笑。

不是不知前路茫茫,不是不知前路险阻。他们依然奋力奔向前方。他们心底有梦,眼底有光。

所以你看见初夏破晓时点亮大地的那株嫩苗,是逢青时的勃勃生机;所以你看见深秋夕阳下一飞冲天的那束荣光,是如骄阳般的势不可挡;所以你看见隆冬黑夜中耀眼夺目的那捧原油,是破冰后的无限希望。

一路跌跌撞撞,四面楚歌中摸爬滚打,终于摔得头破血流。叫人不愿提起,却难以忘记。

那是一次不忍被人揭开的伤疤。

你看见逢春枯木再次老去,飒飒微风开始沉默,荡漾波光变得污浊。大自然生而无情,它俯瞰着世人在一片混乱中苦苦求索,眼睁睁见到无数瑰宝付之一炬,看着数不清的文人墨客在这次浩劫中留下永恒伤疤。即便如此,它也不愿意让时间走得快些,再快些。它只无声而冷酷地为这场悲剧计着时,以一个声势浩大的数字压在人们心底来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不要忘记过去的光荣,更不要忘记历经的惨痛。

所幸人们并没有忘记。

平岗正明说:“风景的极致正是废墟。”比废墟更让人惊叹的却是在废墟之上绽开的烟火。他们没有被眼前的废墟牵绊住前进的脚步。

永远记得那时那地。凤栖梧桐,阳洒田垄。明明是在深冬,却有春光乍破,那是十年来在封闭的围墙中照进来的第一束光。前路荆棘漫漫,吾辈托上自身性命而去,虽是孤军奋战,其士气宏大仍如一支身经百战之队伍。所幸身上尚未沾染鲜血,我们经历的苦难已经够多了,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家,再也忍受不了饥饿与寒冷、贫穷和悲哀。将历经的苦难铸成贵重的器皿,其中承载着无尽的希望。改革号角就此吹响,如战歌声起,以势如破竹之势席卷这块神州大地。

连黑白画卷也变得斑斓灵动。你看到无数孩童坐在教室里期待远方,他们是在汲取,在探求,在成长;你看到无数年轻人背上行囊奔向远方,他们是去追寻,去经历,去梦想;你看到垂髫老者摇着扇子慢悠悠讲着故事,他们是在回忆,在体悟,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徜徉。

农田之间弯腰插秧的农夫仍在,只是身旁多了个机械化的好帮手;一栋栋高楼平地拔起,是城市化的独特勋章;见识过数十年前只能从泥泞的山路坐着大巴晃悠悠的出行,便不得不比世人更加惊叹震撼世界的中国高铁。

川流不息,人潮不止。华灯初上,夜幕的霓虹灯下照亮的不止有城市人的疲倦,也照着长江大桥下粼粼波光晃悠悠地流向远方。城市里承载疲惫,也装着希望。

人们每天都在等待一天的结束,却更期望新的一天开始。

新的今天,动物园里的熊猫懒散依然,教室里整齐的读书声依然,公园里的麻将声依然,明明在不同地方,却依然碰撞出清脆的乐章。

悠悠然,几十年。过去曾被痛吻,难以忘却,虽俱往矣,仍旧叫人清醒。

时空交错,梦回今朝。抬眼望,窗明几净,云卷云舒,正是大好春光。

(作者系西华大学2018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来源: 西华大学
责任编辑:谢灵慧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