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宏 ‖ 磅礴乌蒙飘玉带 天堑通途幸福来——泸州贫困山区公路交通建设巡记

作者:曾宏 来源:《巴蜀史志》201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发布时间:2019-12-02 08:53:21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载《巴蜀史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2016年9月27 日,从叙永到古蔺的高速公路正式通车,结束了泸州最后一个县城不通高速的历史。第一个经过高速到达古蔺的自驾客王艳,激动得神采飞扬。“好激动哦,50多里20 多分钟就到了!好安逸,很舒服呀,这是我们山里人几代人的梦想,今天终于实现了。”是呀,怎能不激动?多少年来,祖祖辈辈生活在穷乡僻壤的山区人民,他们做着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幸福梦。多少代人的交通畅通梦,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扶贫攻坚的大决战中实现了!

磅礴乌蒙:德跃关(作者供图)

翻开泸州的交通史,承载着大山深处祖祖辈辈人走出去的梦想。波澜壮阔的建设历程,让我们看到各个历史时期,大批仁人志士的善行和义举;看到民族危亡时刻,中华民族用血肉之躯铸就拯救家园的交通生命线;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为交通求发展的坚定决心;看到在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大决战中,泸州交通先行,公路建设一日千里铸就的辉煌。

路桥建设,历史回顾

泸州地处四川盆地南缘与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地势北低南高。泸州南部乌蒙山区、赤水河流域,峰峦叠嶂,河谷陡峭。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地处乌蒙山区、赤水河流域的古蔺、叙永、合江三县,自然条件恶劣,土地贫瘠,交通闭塞,造成当地人民生活贫困与艰难。其中古蔺、叙永为国家级贫困县,合江为省级贫困县。600 多年前,古蔺彝族首领奢香夫人,在摄理贵州宣慰使后,带领族人靠肩扛背磨、马驮人拉,打通川滇黔的要塞驿道,首开西南边陲的快捷通道。为此,她获得明朝皇帝嘉奖,川黔边境的人们永世传唱她的丰功伟绩。

民国27年(1938)始建的抗日救国川滇公路,即今天的G321 国道,首开泸州公路先河。那时,几十万劳工在没有任何现代机械的条件下,全凭肩挑背磨、钢钎二锤,昼夜不停地施工建设,仅用1年零4个月时间,成功修建了长203公里的川滇公路,成为抗日救亡的运输生命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古蔺、叙永、合江开始了公路建设的一个又一个新里程。1957 年1月15日,叙永至古蔺76公里公路开通,古蔺结束了不通公路的历史。1958 年,叙永至云南威信 63公里叙威公路开始建设。随后,叙永至贵州镇雄41公里公路相继建成。1959年3月3日,全长27公里的泸合路胜利修通,开启了合江公路建设新纪元。随后,合江至重庆的域内31公里公路于1965 年建成通车。据统计,到199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时,泸州市公路通车里程已达 8866公里。

磅礴乌蒙:德跃关(作者供图)

20世纪在乌蒙山区公路建设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个篇章是:1983年12月29—31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重走长征路,在经过叙永、古蔺、毕节等贫困地区时,深感道路设施落后对西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严重阻碍。在沿途视察期间,胡耀邦同志以政治家的气魄和战略家的眼光,用红笔在四川省纳溪县和贵州省大方县之间郑重地画了一条线,勾勒了乌蒙山区人们通往山外的宏伟蓝图,开始了被称为“耀邦工程”的大纳路建设。大纳公路即贵州大方至四川纳溪,全程279公里,途经贵州毕节、大方和四川的古蔺、叙永、纳溪。这条公路对于开发沿线地区煤、铁、硫、大理石等地下矿产资源,促进城乡工农业发展和川滇黔三省的物资交流具有重要意义和作用。工程于1987年12月15日正式开工建设,到1992年12月26日宣告完成,实现了乌蒙山区人们通江达海之梦。

公路建设过程中,泸州经过了泥土路、碎石路、水泥路、柏油混泥路、高速公路的嬗变。今天行走在宽阔舒适的高速公路上,贫困山区的人们念念不忘抚今思昔,对比感叹!人们还清楚地记得,当年在古叙合的碎石公路上,那种晴天一 身灰、雨天一身泥、坐车抖得人头昏眼花、呕吐不止、叫苦连天的情景。如今,蓉遵高速、夏蓉高速、泸渝高速、江习古高速大动脉穿越乌蒙大山,与321国道、叙威公路、泸合公路等公路对接,形成庞大的高速路网,把毛细血管的县道、乡镇道、村道串联起来,良性循环,提升了速度和舒适度。

精准扶贫,点穴之举

进入21世纪以来,扶贫开发工作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扶贫工作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提出“精准扶贫”的重要理念,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精准扶贫”的科学理念,为泸州交通扶贫指明了康庄大道。

古蔺野鸡坡乡村道(作者供图)

2016年,泸州市人民政府按照“决胜全面小康,建成区域中心”的目标要求,提出《2016—2019 年实施交通扶贫攻坚大会战的意见》,泸州交通因此制定了公路建设三年奋斗目标。其中有关乡村公路的目标是 :完成新改建农村公路6200 公里,加快县乡道改善提升,全面实施村级公路硬化、农村公路窄路加宽及安保工程建设。目标明确了,任务却十分艰巨而繁重。特别是打通最后的毛细血管,建好村级公路,是山里人们的呼唤,是事关脱贫攻坚的重大政治任务,也是泸州交通向全市人民立下的军令状。2016年5月28日,泸州精准扶贫的标志性工程——赤水河环线公路开工仪式在古蔺县水口镇举行。古叙贫困山区人民翘首以盼的乌蒙山区环赤水河沿线的公路工程拉开序幕。公路起于叙永县水潦彝族乡,途经叙永县石坝乡、赤水镇,古蔺县马蹄乡、椒园乡、白泥乡、石宝镇、水口镇、丹桂镇、土城镇、二郎镇、太平镇,项目全长 291 公里。该工程利用原路段长95.8公里,改造路段长195.2公里,按四级公路标准改造,路基宽度6.5米,混凝土沥青路面。渡改桥攻坚建设16 座。赤水河环线公路和渡改桥项目全部建成后,沿线的乡、村、组、户,阡陌交通,将连成网状,惠及沿线群众25万人,其中包括72个重点贫困村4万多人口。如今,叙永县境内的公路早已验收交付使用,古蔺县境内全长170.8 公里的道路路基施工已基本完成;预计2019年国庆前夕,环线公路将全线竣工。

国家开发银行对口帮扶古蔺县,选派李学征到永乐镇麻柳滩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刚到村里,几个老人找到李学征说:“小李啊,你来我们村,什么都不用为我们做,就帮我们把村社公路修通吧!我们这里漫山遍野都是资源,就是没有公路,没有劳动力,水果烂在树上,牲畜卖不出去,我们是守着金山没钱用呀。”一路颠簸的切身感受,人们的殷殷希望,李学征从心底里真正体会到“要致富,先修路”的重要。他下定决心,必须首先拿下交通不便这只拦路虎。他使出各种招数去争取资金,发动群众投工投劳,积极给单位领导汇报,最后争取到位各种项目资金共计2000余万元,其中国家开发银行捐赠资金225万元,通村公路建设项目25公里1250 万元,终于完成麻柳滩村公路硬化9公里的承诺。这是整合社会力量扶贫攻坚的一个典型。据统计,泸州市全力开展交通扶贫攻坚三年大会战以来,累计投入资金132.5亿元,其中2018 年交通扶贫专项基金投资68.63 亿元。这当中,有中央资金2.92亿元,省级资金4.59亿元,市县资金21.37亿元,社会资金39.25亿元,债券资金0.5亿元,还有更多的是农民自力更生、投工投劳。这些资金的集中使用,只有在这个新时代、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才能做到,这正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集中体现。

经过多年苦战,古蔺、叙永、合江农村不仅通了公路,而且农村公路建设,按照“四好农村公路”要求,着眼于乌蒙山区扶贫连片开发实际,与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园区建设、旅游资源开发有机结合,逐步消除制约农村发展的交通瓶颈,实现了中心村有水泥村道、有安保设施、有标志标牌、有指路牌、有公示牌。创建“四好农村路”示范路740余公里,古蔺叙永合江先后获得省验收通过。

2018年,泸州市改建农村公路1101.48 公里,占计划 1000 公里的110.15%,完成投资11.46 亿元,占计划 10.8 亿元的 106.1%,完成渡改桥项目 8 座,占计划5 座的 163%,完成投资3.42亿元,占计划3 亿元的114%。2018年,泸州市现有农村公路总里程12687公里,是1999年3003公里的4倍多。其中合江 1876公里,是1999年的2.29倍 ;叙永2955 公里,是1999 年2.38倍 ;古蔺2858 公里,是1999年3.5倍。乡镇通车100%,建制村通车率 100%。已基本实现全部乡镇和建制村通硬化路。路通了,经济活了,百姓富了。赤水河畔的马蹄镇兰花村,原来通往马蹄镇政府所在地,仅有一条10多公里的羊肠小道,一些险恶地带,要人手脚并用才能勉强通过。借赤水河环路修建东风,村支书组织村民修筑通往各村民小组和各户的公路8条,形成一个村级公路网。兰花村实现了村组通、户户通。公路沿线修建起楼房,不少人购置摩托车、农用车跑起了运输。交通方便了,伴随着源源不断的车流一同涌入的,是各种各样的商机。外面的人开着汽车进村收购生猪、水果,生猪的收购价从原来每公斤4 元上升到10元。兰花村的李子、甜橙、椪柑等优质水果,还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

扶贫大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在交通建设中,桥梁建设成为古叙脱贫攻坚的又一道幸福彩虹。叙永有一个叫石厢子的地方,是中国革命历史上的一个丰碑地。1935年2月3—5日,中央红军进驻石厢子,在这里召开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鸡鸣三省”会议。这次会议,进一步确定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为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赤水河大桥(资料图片)

石厢子是云贵川三省交界之地,有史以来,人们鸡犬之声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三省的老百姓奔走呼吁,希望建一座鸡鸣三省大桥。然而,都因资金、技术、管辖等因素,没有列入建设规划。直到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决战贫困、精准扶贫的号令,鸡鸣三省大桥迎来了诞生的佳音。2016 年7月3日,老区人民盼望已久的鸡鸣三省大桥终于开工了。经过3年艰苦奋斗,主体工程于2019年7月胜利合龙。鸡鸣三省大桥横跨赤水河上游支流倒流河,连接叙永县水潦彝族乡岔河村和云南省镇雄县坡头镇德隆村。建成通车后,叙永县和镇雄县两个国家级贫困县将告别千百年来隔河相望却不相连的历史。

鸡鸣三省(资料图片)

2019年5月30日,连接川黔的特大扶贫工程赤水河特大桥成功合龙。该桥横跨赤水河两岸,连接四川古蔺和贵州习水,是一座主跨长达1200米、全长2009 米的大型钢桁梁悬索桥。我有幸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采访了大桥建设单位一位年轻工程师曾强。在问到工程建设中最需要克服哪些困难时,曾强说:工程建设要克服三大困难。一是修建地地形复杂,山高坡陡路窄,我们在此拼难度。二是工作要求高,工作量特别大,我们拼精度、拼进度。三是精神生活枯燥,我们拼意志力。“施工期长期不能回家,以至于回家的时候都找不到回家的路,要借助导航才能找到家。”当问及这样辛苦值吗?小伙子动容地说道:“我们比拼奉献!在此工作除了谋生的需要外,我们也学以致用,为国家、为贫困山区的老百姓造福,修桥铺路是善德善举呀!”

赤水河大桥(资料图片)

像这样的扶贫大桥,赤水河畔除了蓉遵高速、夏蓉高速、江习古高速穿越乌蒙大山,越过赤水河架起的高速公路桥梁外,还诞生了古蔺二郎、太平、土城、椒元等赤水河大桥,叙永水潦铺大桥、茴香坝大桥,合江九支的赤水河二桥等10 座大桥。

骄人成绩,再绘蓝图

经过多年努力,泸州交通扶贫交出了一份份骄人的成绩单。截至2018年底,境内公路总里程13799公里,比1999年增加了1.56倍;高速公路455公里,实现了从无到有、7个县(区)全部通高速的历史性突破;三级及以下公路12407.6公里,增加4.13倍;超额完成通村硬化路建设。超额完成农村渡改桥建设。泸州市于2016年起率先在全省实施渡改桥试点示范工程,目前已建成15座,加快推进31 座。开通全部旅游景区旅游扶贫专线。全市34个星级景区,绝大多数都在古叙合贫困地区。目前,古叙合已开通所有3A级旅游景区扶贫专线,有力助推了扶贫攻坚。全面推进村村通客运工程,全市所有中心村公交客运村村通。其中江阳区、龙马潭区实现241个行政村100% 通公交,纳溪区、泸县实现98个中心村100% 通公交,合江县、叙永县、古蔺县实现131个中心村100% 通客运,全市所有行政村客运班车通达98.28%,正在向全部行政村通客运迈进。交通先行,有力助推了全市脱贫攻坚的步伐。2018年,农村居民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3670元,又有58775人脱贫、86个贫困村脱贫退出,贫困发生率降至 0.9%。合江县成功脱贫摘帽。古叙两县正在全力冲刺,决心在今年全面迎接脱贫摘帽检查验收,为小康路上一个也不掉队作出积极贡献。

……

交通建设是一幅画不完的历史长卷。有限的篇幅难以描述这幅画卷中的风流人物,难以倾述那些修桥建路者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难以表达老百姓的感激赞美之情。自豪今天,泸州交通用骄人的业绩,书写了一篇篇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精彩华章 ;展望未来,泸州交通正在唱响新世纪、新担当、新作为的建设三字经:补短板、扬优势、破瓶颈、强网络、提档次、畅血管、提服务……

(载《巴蜀史志》201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 :曾宏(中共泸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退休干部)

来源: 《巴蜀史志》201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刊)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