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红军长征在四川>长征纪念>详细内容

【记者再走长征路】千万里我们追寻着“你”——重走长征路 初心照我行

作者:川报观察记者 杨树 摄影报道 来源:川报观察 发布时间:2019-08-02 12:25:00 浏览次数: 【字体:

川报观察记者 杨树 摄影报道

85年前,年轻的中国工农红军踏上艰苦卓绝的漫漫征程。7月25日,四川日报记者重走红军长征路,真切感受长征路上的苦难与辉煌。

小金县达维镇夹金村的小朋友们参加“传承红军长征精神”夏令营活动。

红军长征两河口会议纪念馆的讲解员为记者们讲解。

记者们在小金县达维镇红军会师桥遗址采访。

红军长征历时之长、规模之大、行程之远、环境之险恶、战斗之惨烈,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战争史乃至人类文明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而四川正是红军长征途中最为险恶的路段之一。

记者与红军长征干部学院的学员们体验红军翻越梦笔山的山路。

红军后人廖学英向记者讲述父亲参加红军的故事。

一位少先队员在红军长征途经的日干乔大沼泽前拍照留念。

“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翻越夹金山给红军战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夹金山山脚到山顶不过15公里,当年中央红军为了翻越夹金山却用了7天时间。邓颖超曾在回忆录中写道:“夹金山上终年积雪,山顶空气稀薄。必须在每天下午4时前走过,上下30公里中途不能停留,否则,大风雪来了就会冻死在山上。”可见红军翻越夹金山之艰难。

马尔康市卓克基土司官寨讲解员向记者们讲述红军召开卓克基会议的故事。

记者们在松潘县毛尔盖镇沙窝会议遗址处采访。

不少游客冒雨瞻仰位于松潘县的红军长征纪念碑。

在红原县亚口夏山,山垭口下海拔约4500米的地方,矗立着一座红军烈士墓,埋着12位红军烈士的遗骸。这是一座非常简陋的烈士墓,也是海拔最高的红军烈士墓。1952年解放军剿匪部队途经亚口夏山时,在垭口前发现了12具遗骸,都是头朝北、脚朝南,间距相近。因为风雪侵蚀,只有皮带扣保存得较好。根据骸骨上没有弹痕的情况及残存的皮带扣,经老红军辨认,判断为1936年8月翻越亚口夏山的红军战士。

松潘县毛尔盖镇96岁的藏族老人罗让向记者讲述他当年见过红军长征途经松潘的故事。

记者与红军长征干部学院的学员们体验红军翻越梦笔山的山路。

位于松潘县的红军长征纪念碑被誉为“中华第一金碑”。从山脚的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向上,迈过600余级台阶,才能走到金色的纪念碑身边。一名参观的游客感慨地说,“越往上越难走,感觉好像到顶了。必须要坚定信仰,一步一步地走上去,才能取得胜利。”

记者与红军长征干部学院的学员们体验红军翻越梦笔山的山路。

位于红原县日干乔大沼泽的红军过草地纪念碑。

记者们在亚口夏山山腰处的红军纪念碑处采访。

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爬雪山、过草地,镌刻下中国革命史上最为艰难、悲壮的征程。当记者真正走上长征路,走到那一个个洒遍了牺牲血雨的地方,才真正感受到长征的艰辛与伟大、先烈的如磐意志。

来源: 川报观察
责任编辑:何晓波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