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红军长征在四川>长征研究>详细内容

【文艺视角看红军长征在四川】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一首七律,担当了二万五千里

作者:记者肖姗姗 来源:四川日报20190726 发布时间:2019-07-26 09:11:15 浏览次数: 【字体:

纪录片《隐秘征程——红军长征在四川》海报。四川广播电视台供图

纪录片《隐秘征程——红军长征在四川》海报。

旺苍县城南郊南峰山的红军石刻标语。

石棉县安顺彝族乡安顺场红军强渡大渡河渡口。

泸定桥如今是著名的红色旅游胜地。本报记者何海洋摄

位于松潘的红军长征纪念总碑。伍国徽摄

编者按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长征,这一波澜壮阔的伟大壮举,早已被铭刻进文学、影视、戏曲、歌舞、画作等众多体裁的文艺作品中。这些优秀的作品力图以不同视角、思考、形式,深入开掘长征的历史价值及现实意义,为我们展现了红军长征中,尤其是红军在四川这一段极为独特、波澜壮阔的历史岁月。牢记历史、饮水思源、不忘初心,传承和发扬伟大长征精神,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天府周末推出“文艺视角看红军长征在四川”特别报道,从书籍、画作、影视、舞台等角度,聚焦文艺作品中的红军在四川的长征故事及背后创作故事,引领当代读者一起重温这段铁血征程,并穿越历史,走向未来。

七律·长征

毛泽东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一首七律,担当了二万五千里

□四川日报记者肖姗姗

1935年10月,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越过岷山,回望来路,他感慨万千,写下一首《七律·长征》。

2019年,红军长征胜利83周年。7月16日,在浸润过红军血与汗的草地上,著名作家阿来一步一个脚印,重新丈量那段伟大历程。他吟诵毛泽东的《七律·长征》,“长征中千难万险,经毛泽东一书写,就那么富有诗意,充分体现了他的英雄主义和浪漫情怀。”阿来特别提到诗中描写四川的内容——金沙水、大渡桥、岷山雪,无不彰显毛泽东的宏阔胸襟和红军的伟大长征精神。

无畏艰险 信念坚定执着

“毛泽东写这首诗的时候,长征即将胜利结束,心情豁然开朗。”阿来说,“8句,56个字。长征如此伟大复杂的题目,他用一首短短的七律就概括了。所以无论对革命史,还是诗歌史而言,它都是里程碑式的经典之作。”当年,阿来当小学老师时,便曾将课本中的这首诗细细给孩子们讲解。众所周知,毛泽东在古诗词方面,有极深的造诣。古人写律诗,既讲求押韵,又讲求对仗,首联更要提纲挈领,而这些,毛泽东一气呵成。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首联开门见山赞美了红军征服一切困难而不被任何困难所征服的英雄气概和革命精神。这是全篇的中心思想,接下来所有内容都是围绕着它展开。”阿来解析,“等闲”就是平常,毛泽东以此举重若轻的心态,展示了红军无畏一切艰难险阻的豪迈风范。“‘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五岭对乌蒙,逶迤对磅礴。腾对走,细浪对泥丸。十分对仗,非常符合七律的写法。”阿来介绍,五岭,是指大庾岭、骑田岭、都庞岭、萌渚岭、越城岭,横亘在江西、湖南、两广之间。逶迤,就是蜿蜒曲折。“那么险峻的五岭绵延起伏,在红军眼中不过像翻腾着的小浪花。乌蒙山区就是贵州西部与云南东北部的交界地带,也有四川的一些地区,包括现在的泸州等。气势磅礴的乌蒙山,却只是红军脚下滚动的小小泥丸。”

细浪、泥丸,想象奇特,夸张已极。毛泽东以他常用的拟物手法充分表现了红军的英雄气概。阿来说,红军长征是非常艰苦的,仅湘江一战,红军就从八万多人锐减至三万多人,“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天上飞机轰炸,地上河流纵横……只有毛泽东这样充满英雄主义情怀的人,才说得出‘万水千山只等闲’,大气!”

大地理尽显大气魄

一首七律,担当了二万五千里。毛泽东是怎么做到的呢?“这首诗最大的特点,就是写地理,而且是著名的、大的地理。毛泽东运酣畅之笔,负载了长征路上的千种艰难险阻,饱含了中国共产党的万般豪情壮志。”阿来说,在长征途中,毛泽东还写过其他一些诗词,比如《清平乐·六盘山》《忆秦娥·娄山关》《念奴娇·昆仑》《十六字令三首》等,但都是写一景一地,而《七律·长征》却有多景多地,场景之大,气吞山河。

“这首诗的地理书写,把长征经过的所有地方都涵盖了。五岭,概括了江西、湖南、广西等地,乌蒙概括了云南、贵州等地,金沙水、大渡桥、岷山等又涵盖了四川。”阿来说,毛泽东为什么写金沙水,不是金沙江?明明夺的是泸定桥,写的却是大渡桥;岷山,不是一座山,而是山系……“他要突出的,就是大的地理概念。用一套大的地理概念将长征的路线说明了,高度地概括了红军长征途中的万水千山。”阿来表示,每个地理背后都包含着极大的信息量,有多少惊险,多少曲折,多少悲壮,多少感天地泣鬼神的故事,都被毛泽东浓缩在这些地理中,轻描淡写,这正好应了那句“只等闲”,展现了毛泽东一笑而过的大气。

阿来直言,这些地理概念,熔铸了全诗浩大的物理空间和壮阔的心理空间,奠定了全诗雄浑博大的基调。“1958年,毛泽东提出文艺的创作方法应该是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而《七律·长征》就正是这二者完美结合的经典之作。”阿来如是说。

着墨四川 铭记重要革命历程

红军长征在四川,是长征史诗中的光辉篇章。《七律·长征》中正有对四川段的描述。“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阿来直言,这个颈联不仅对仗精妙,用词也相当考究,一“暖”一“寒”,即可看出毛泽东在四川段的遭遇与心境。同时,四川这一段,于毛泽东,于长征,其重大意义也蕴含其中。

1935年5月3日至5月9日的7天7夜,红军主力靠几只小船渡过金沙江北上。“没想到,几只小船那么顺利就渡了江。毛泽东看到江水拍击悬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个暖字,既是写当时的天气很好,又是写他的心情,暖暖的,很高兴。接下来,就是飞夺泸定桥,那叫一个紧张啊!”阿来坦言,泸定桥横跨东西两岸,只有13根铁索,那么险,令人打心底生出深深的寒意,毛泽东的心情也是冷到谷底。“但毛泽东深知,只有拿下泸定桥,才能成功北上。最终,他们成功了。”阿来说,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之后,红军又翻越夹金山,穿越大草地,最终确立了北上方针,奔赴抗日前线。“‘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翻过雪山,克服万难,红军终于走出一条活路,革命的火种并未熄灭,这是多么欣喜的一刻,当然心情开朗,个个笑开颜。”

四川的山,四川的水,四川的草地……四川让顽强的红军在四面环敌的危难时刻,有路可走。所以,在这篇总结长征的诗词中,毛泽东对四川的着墨,反映出这段历程的重要性,“他记住了渡过金沙江时,温暖的阳光;也记住了泸定桥上,寒气逼人的铁索;更无法忘记翻过雪山,越过草地后,所有人脸上的笑颜。”

来源: 四川日报20190726
责任编辑:何晓波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