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四川三线建设>人物回忆>详细内容

郭维城与“三线”铁路建设

作者:郭方成 发布时间:2014-08-25 08:28:00 浏览次数: 【字体:

成昆铁路北起成都,南抵昆明,是中国铁路的主要干线之一,是一条伴随着当时国内国际复杂历史背景、凝聚我国第一代领导人高瞻远瞩智慧和当年英勇的铁道兵部队为之付出鲜血和生命的铁路。

一个著名的人物,一支英雄的部队

郭维城是辽宁省义县人,满族,复旦大学毕业。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4年参加东北军,任张学良将军的机要秘书。西安事变爆发后,他积极宣传中央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七七”事变后,为密切东北军与八路军的关系做了大量工作;1942年,他参与领导了东北军111师著名的“八三”起义;后任山东军区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山东行政委员会委员兼外事委员会副主任;抗日战争胜利后,任齐齐哈尔护路军司令员兼齐齐哈尔铁路局局长、西满护路军司令员兼中长铁路滨洲线区军事代表、西满铁路局副局长、第四野战军后勤铁道运输司令部司令员、衡阳铁路局局长等职;抗美援朝中,他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新建铁路指挥局局长、志愿军铁道兵指挥所司令员;回国后,任铁道兵第一指挥所司令员、铁道兵副司令员等职;参与指挥修建了黎湛、鹰厦、包兰、嫩林、川黔、贵昆、成昆等铁路。

1964年7月郭维城接到中央通知,赶赴西昌参加关于成昆线建设的会议。9月10日,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成立,中央任命郭维城为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副总指挥、铁路建设西南工地指挥部(简称“西工指”,军队建制,相当于大军区一级机构,编号为302部队)副司令员,负责行政业务工作。同时,报经中央军委批准,铁道兵一、五、七、八、十师扩编建制,每师增设一个团,定额为36820人,按五个团(即1个桥隧团,4个线路团)组编,配以兵部的独立机械团、汽车团火速进入成昆南段,投入施工。

接受使命后,郭维城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从实地考察,到抽调部队;从会战动员,到施工现场。他运筹帷幄,对线路蓝图和施工规划了如指掌;他决胜千里,碧鸡关隧道“百米成洞”竞赛、莲地隧道平行导坑快速掘进法、全断面新开挖、光面爆破、混凝土喷锚支护等创新施工无不凝聚着他的心血。他曾为铁道兵七师架设的全长203米三跨栓焊梁而鼓掌,也曾为关村坝隧道的掘进而落泪。

1965年1月4日,中央任命吕正操为铁道部长,除了负责西南铁路建设外,更要将一部分精力放在铁道部工作上,因此,他经常要离开西南。遇到这些时候,郭维城等就承担了全面主持“西工指”的工作。

责任加重了,如何多快好省的建好这条铁路,郭维城考虑到了发挥科学的力量,他了解到数学专家华罗庚研究了“统筹方法”,在与其面谈后,当即决定邀请华老去成昆铁路施工现场推广统筹施工的方法。

华罗庚到过西南三线铁路很多地方,经过实地调查和研究,给毛泽东主席写信作了汇报,并把简单易懂的如何合理安排工作以达到节约人力、物力和时间的方法———《统筹法平话》寄给毛泽东。毛泽东很快就回了信,这更让华罗庚坚定了数学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的决心,对郭维城也是极大的鼓舞,他大力提倡、全面普及,在成昆铁路紧张而艰难的施工中,统筹方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1965年11月3日至12月7日,邓小平视察了西南三线建设。中央领导对西南三线铁路的视察,极大的鼓舞了郭维城和铁道兵将士及广大铁路员工。

1965年12月13日,贵昆铁路苗花隧道塌方,因为拱圈破裂,坍塌169.5米,边墙衬砌被挤入隧道净空,共长234米,坍塌土石方达4500立方米以上。这是一次重大塌方恶性事故,铺轨进程受阻,贵昆线通车受到严重制约。吕正操、郭维城、总工程师彭敏以及铁二局局长刘文等闻讯迅速到达出事现场,不顾危险,抓起藤帽戴在头上便进了隧道。

吕正操坐镇现场指挥,他说:“洞子塌了,思想不要跟着垮下来。”“查原因和控制塌方同时进行,要求只有一个,保证通车雷打不动。”郭维城补充:“迅速查明事故原因,组织人力紧急抢修。现在不是挥泪斩马谡的时候,抢险要紧!”各级领导干部闻风而动,经过铁道兵和铁路职工的共同努力,苗花隧道塌方很快解决。

1966年春,郭维城来到工程卡壳的莲地隧道工地。他头戴藤帽,脚穿水鞋,淌着哗哗流淌的地下水,来到掌子面前,一面聆听工程技术人员的介绍,一面反复观察隧道边墙上的“岩爆”现象。经过郭维城亲自指挥和广大指战员的努力与奋斗很快攻克难关,工程迅速推进。1967年1-7月成洞3515.4米,占隧道长的76.4%,创造单口机械月成洞571.93米的优异成绩。

1966年9月,红卫兵南下兵团等群众造反组织猛烈冲击,三级党政机构处于瘫痪和半瘫痪状态。最使人担心的是,沙木拉打北端涌水昼夜达两万吨,造成坑道大塌方,施工受阻。郭维城在那场事故中受到严重冲击。12月3日夜,“西工指”造反派(“红战旗”的敢死队)手持钢钎、棍棒,头戴藤帽,向铁路建设工地指挥部大楼偷袭。“西工指”的主要领导郭维城、刘建章、彭敏、黎光等人围着沙木拉打隧道施工进展图正在商量着,郭维城针对越来越紧张的动乱局势,告诫大家:“我们必须坚决执行中央指示,整个成昆铁路施工进度不能耽误……谁破坏三线建设,谁就是历史的罪人!”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被一脚踢开,黑压压的一群人闯了进来,一个蛮横的声音宣布道:“从今天开始,西工指被夺权了!”

1967年2月,“文化大革命”的进程因“二月逆流”而稍有停顿,紧接着又迅猛地发展起来。成昆铁路工地纷起的群众造反组织也因观点不同发生分裂,他们争权夺利,占山为王,沿线工地多处发生大规模的武斗。处在几派纷争之中的郭维城等人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当时主持国务院生产领导小组工作的李富春、李先念、谷牧等人,秘密给成都军区的领导甘渭汉、韦杰等作了指示,要求他们尽力把郭维城等人抢救出来,给予保护。甘渭汉、韦杰旋即给成昆铁路沿线各县人民武装部作了布置,并嘱咐他们伺机行动,确保郭维城等人的人身安全。武装部的同志组织了精悍的突击队把郭维城等同志抢了出来,又陆续通过其他渠道送到成都、北京等地保护起来。

成昆铁路线浓缩了铁道兵的历史。据资料记载,全长近1100公里的成昆铁路上,共牺牲了2100余名官兵。郭维城说:“在我一生中,成昆铁路留给我印象太深,我在那里曾工作、生活过整整六个年头。我在西工指的经历,经常浮现在我眼前,清晰如昨日刚刚发生。”“‘左’的干扰对成昆铁路修建确实破坏太大,通车整整延迟了两年啊!”“难道对得起用鲜血和生命来抢修成昆线的战士和筑路员工吗?”

一条西南交通大动脉

成昆铁路北起成都,南抵昆明,纵贯川云两省6个地市州28个县,营业里程全长1090.9公里;从海拔500米左右的成都平原,傍峨眉山麓南下,逆汹涌的大渡河转牛日河而上,攀越崎岖连绵的大小凉山的高山峡谷、横断山脉,跨越青衣江、大渡河、尼日河、金沙江,穿过海拔2320米、长达6379米的沙木拉打隧道,又下到海拔800米,登上近2000米的滇中高原——昆明。

成昆铁路全线建有桥梁991座,总延长106.1公里,其中200米以上的大桥113座;开凿隧道427座,总延长344.7公里,其中3公里以上的长隧9座,桥隧总长度占到整条线路长度的41.6%。由于地形限制,很多地方连修建小站的一块平地都找不到,沿线122个车站有42个不得不全部或部分建造在桥梁上和隧道里。

过去,曾被喻为“偏居一隅”“不毛之地”的闭塞落后的攀枝花等荒凉之地,经过开发建设,早已铁水奔流、钢花飞溅,成为我国有名的钢铁基地、能源基地、钒钛基地、化工基地和南亚热带农产品试验示范基地,成为“中国西部的明珠”。“天堑变通途”,成昆铁路已汇入北联首都,南到河口,西到大理,东到北海、上海的全国铁路网大动脉之中。

成昆铁路改善了西南地区的交通状况,开发了西南地区资源,促进了西南地区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和民族团结,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着极其重大的作用。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