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四川三线建设>人物回忆>详细内容

毛泽东与攀枝花

作者:罗一洋 发布时间:2015-06-05 09:24:46 浏览次数: 【字体:
    三线建设初期,攀枝花的开发建设受到了当时党中央主要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得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大力支持。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对攀枝花建设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其中心思想是:“攀枝花是战略布局和增强国际力量,要尽快在我国纵深的攀西地区建设起一个新的大型钢铁工业基地”。毛泽东出于对改变中国工业布局的考虑,对当时的国际形势的估计,下决心要尽快开发攀枝花、建设攀钢,促使党中央作出了果断的战略决策,并运用他个人的威望,使攀枝花的开发和攀钢的建设得以迅速地开展起来。
    毛泽东把攀枝花开发建设提到了关系国家民族存亡的战略高度,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和热情的关注,对攀枝花的开发和攀钢的建设起了极大的、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他多次亲自过问攀枝花开发的事情,并反复强调:“我们的工业建设,要有纵深配置,把攀枝花钢铁厂建起来,不搞我总是不放心,打起仗来怎么办?”“建设攀枝花,要有紧迫感。这是和帝国主义争时间的问题。”“建不建攀枝花,不是钢铁问题,是战略问题。”“现在到解决问题的时候了。抢时间,抢在战争爆发之前。”
    1964年5月10日、11日,毛泽东在停靠南京、蚌埠的专列上听取国家计划委员会领导小组汇报关于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初步设想。当汇报到国防建设时,毛泽东说:酒泉和攀枝花的钢铁厂还是要搞,不搞我总是不放心,打起仗来怎么办?5月27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三线布局问题。毛泽东说:第一线是沿海,包钢到兰州这一条线是第二线,西南是第三线。攀枝花铁矿下决心要搞,把我们的薪水都拿去搞。在原子弹时期,没有后方不行的,要准备上山,上山总还要有个地方。当罗瑞卿讲到总参谋部担心密云、官厅这些水库的泄洪量太小时,毛泽东说:北京出了问题,只要有攀枝花就解决问题了。北京淹了,还有攀枝花嘛。应该把攀枝花和联系到攀枝花的交通、煤、电的建设搞起来。6月8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在谈到三线建设时说:“攀枝花钢铁工业基地的建设要快,但不要潦草,攀枝花搞不起来,睡不着觉。”毛主席还风趣的说:你们不搞攀枝花,我就骑着毛驴子去那里开会,没有钱,拿我的稿费去搞。7月15日下午,在中南海颐年堂同周恩来、彭真、贺龙、陈毅、罗瑞卿、康生、伍修权、杨成武、吴冷西等谈及军事战略问题时,毛泽东说:我看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战略问题,敌人从哪里来。第二个战略问题,就是要搞地方武装,有些省要搞一个兵工厂。攀枝花、酒泉两个钢铁基地,没有落实。这两个基地一定要落实。如果材料不够,其他铁路不修,也要集中修一条成昆路。8月17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会议研究三线建设问题。毛泽东指出:“攀枝花是战略问题,不是钢铁厂问题。现在抓是抓了,但要抓紧,要估计到最困难的情况,有备无患。现在再不建设第三线,就如同大革命时期不下乡一样,是革命不革命的问题。成昆线怎样?要快修,要多开点,五十个点少了搞六十个,再不够开一百个,总而言之,成昆线要快修。三线建设,要越热心越好,那怕粗糙一点也好。……要抢时间”。9月12日,毛泽东在杭州听取西南铁路规划的汇报。当谈到西南四条铁路同时上马,川黔、滇黔两条尚存困难时,毛泽东指出:“把川滇黔停下来,又不打别的主意,不搞攀枝花,这是没有道理的。不是早知道攀枝花有矿嘛,为什么不去搞?你们不去安排,我要骑着毛驴下西昌。如果说没有投资,可以把我的稿费拿出来”。10月19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菊香书屋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听取李富春汇报计划工作革命问题和一九六五年计划安排问题。当汇报到三线建设时,毛泽东说:总而言之,向云贵川、陕甘宁挤,还有个湘西、鄂西、豫西。搞攀枝花、酒泉、长阳三个基地。11月26日下午,和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听取李富春、薄一波去西南三线攀枝花地区考察情况的汇报,毛泽东说:还有十一年,按总理的要求要快。还能不能再快?帝国主义已经二十年没打仗了,帝国主义能不打仗吗?还有搞氢弹、导弹也要快,三年太慢了。在邓小平谈到全国铁路的布局要早规划、早决定时,毛泽东说,不要拖拖拉拉,能动手就早动手。现在经验也好总结了,例如,建设首先要搞矿山;不要搞多头领导,大权要独揽到中央,要有协作;还要搞新技术。苏联的框框也要加以分析,也要一分为二。
    1964年12月31日,李富春在国家计委关于鄂西铁矿资源情况的简报上批注意见:“从鄂西铁矿的情况看,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攀枝花铁矿和鄂西铁矿都要开发,但究竟以何者为先、为快,很值得研究。现已要冶金部积极地进一步了解情况,并做开发前的准备工作,再作全面比较。”1965年1月2日,罗瑞卿在该简报上批注意见:“如果两者能同时并举固好,但如有困难,必须先搞攀枝花。同时并举如需要分次序,也应把攀枝花放在首位。这是大的战略问题,不能再变了,也不要再受别的影响推迟了。”1月7日,周恩来批示:“开发攀枝花的战略方针早定,错在推迟了战役部署。现在西南三线第一个战役已经开始,不应再有动摇。开发鄂西铁矿应与豫西铁矿和湘西以及武汉的工业连在一起,另组成一个战略单位或方面,进行勘察和部署,不要拿它与开发攀枝花作比较。”毛泽东阅后批示:“同意总理意见。”3月4日,阅冶金工业部部长吕东、副部长徐驰二月二十三日关于攀枝花钢铁联合企业建设工作进行情况给薄一波的报告。报告说:二月九日开会决定成立攀枝花指挥部。攀钢的建设进度可能提前一到两年的时间,一九六九年第一座高炉投产也是可能的。毛泽东批示:“此件很好。”
    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对动员全面重视开发攀枝花、建设攀钢起了很大作用。薄一波在回顾这段历史时说,中央决定开始建设攀枝花的决策,不是一般的决策,而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第二次决策不是第一次决策的重复,而是其发展。
【打印正文】